一代宗师对话名医周立华:从新医学学派角度谈高血压诊疗

发布时间:2021-01-29   来源:未知    
字号:
       一代宗师与《中国中医药报》社联合创办的《中医特色流派》栏目组有幸采访到了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周立华教授。采访中,周教授详细介绍了新医学体系思想在高血压诊疗中的运用。
       高血压疾病的治疗需要辨病论治、辨证论治、辨状态论治。同时治疗中“化痰祛瘀”也非常重要。
       所谓的化痰祛瘀,是指的痰瘀在这个地方是一个关键环节,痰瘀是使五脏六腑的阴阳气血发生了或虚、或实、或寒、或热的改变的时候的一个病理产物。痰瘀也是引起五脏六腑病情进一步加重的病因。
       对于高血压的治疗,多种原因都可以引起高血压,高血压又可以引起多种疾病。所以,我们在痰瘀比较严重的情况下,着力于化痰祛瘀,我们会在不同的阶段,强调痰和瘀产生的背景。因此有时要健脾,有时要补肾,有时要疏肝,有时要温阳,有时要清热等等。这使产生痰瘀的根源得以减弱甚至根除,使人体调控气血津液的能力增强,使外周的组织器官,或者任何需要血液供应的组织器官,即全身的组织器官,都得到一个良好的血液供应,改善气血运行。在高血压临床治疗当中运用《痰瘀清方》,祛痰化瘀,活血通络之效甚佳。药物组成为法半夏、生白术、天麻、云苓、橘红、丹参、水蛭粉、郁金、地龙、川芎、石菖蒲、远志。临证需辨证酌情加减。
       那么体内瘀滞减少,血压它就自然而降。这是对中医治疗高血压“不降而降,不治而治”治疗理念的诠释。
       所以,中医降压更好的说法应该是调压,调脏腑、阴阳、气血、血脂、血糖、血管,和一般西医治疗单纯降压相比,可能具有一定的特点跟一般的辨证论治的特点,也具有不是看见辨证辨成什么症候,有哪些症状表现就往哪个方向辨,而是有哪些症状,要朝这个方向治疗,没有这些症状也要朝这个方向治疗,这叫“有者求之,无者求之”。还有哪些指标高了低了,哪些脏腑强了弱了,那叫“盛者责之,虚者责之”。不仅仅是看机体表现为哪些脏腑的强弱,而是根据五行的生克关系和系统的反馈关系,寻找关键病机和病机的关键点。
       当然,病机是有层次的,不同层次上的病机要参与不同层次的药物和非药物治疗,中医和西医治疗。病机分层次,分表层病机、中层病机和深层病机。这是一分为三的观点,病机分为三层的时候,有时“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或者有时标本兼治,有时扶正祛邪。根据人体不同的状态进行一个量化,一分为三,轻、中、重。每一个疾病里边都有轻、中、重,轻症里有轻、中、重,重症里有轻、中、重,治疗的药物的选择和利用上也存在轻、中、重,这样轻、中、重里边还分轻、中、重的时候,就更精准了。所以西医单纯降压,那不叫精准。即使属于五脏器官再精准,而对整个血压形成的多因素、多通道、多维度、多调控路径的失常引起的高血压以1:1的点去调控,看起来是在那一个点的精准,而对于治疗高血压来讲,这个全面和整体的意义上没有精准。而中医有时候看上去是模糊的,看上去是不精准的,它面对了诸多的调控因素、病理因素、病理过程、病理环节以及多通道、多环节、多靶点的调控,虽然中医在量化的程度上没有那个量的精确,事实上对于靶点和轻、中、重的意义来讲,中医做到了最大限度的覆盖。病是多点多位,疾病治疗也要是多点多位多环节,这才叫精准。这就是一个辨证关系、逻辑关系、系统思维关系、阴阳学说的整体论关系,都含有这样的内容。
       看上去简单的高血压的病,实际上每一个人的高血压都是不简单的。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一定要辨清楚状态,辨清楚病的状态,症的状态,病症结合的状态。把握疾病的动态变化、代谢变化、结构变化、功能变化这四个“态”。其中这四种态就是我们所说的态的意义。甚至未来要结合分子学研究、医学研究、免疫学研究,对高血压的治疗,产生一个更加广泛、更加深刻、更加系统、更加精准的治疗。这是中医发展的方向,也是西医发展的方向,也是整个新医学发展的方向。这里说的新医学当然也是要包括中医西医,中西医融合现代科学技术,在这里面完全可以体现辨状态论治。


声明:本文来源相关书籍资料整理或其他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本文不作为诊断和治疗依据,仅供参考!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