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对话名医赵成鼐:中医治疗带状疱疹辨证思路

发布时间:2021-01-19   来源:未知    
字号:
       提到带状疱疹,得过的患者或者目睹的亲友都难以忘怀,那是一种让人无法忍受、备受煎熬的切肤之痛,有人形象地比喻为“世界上会呼吸的痛”,总之这种病可以让人痛不欲生,坐卧不安,严重影响患者身心和生活质量。近日,一代宗师《中医特色流派》栏目组有幸采访到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国医馆赵成鼐主任,请他分享下中医治疗带状疱疹的辨证思路。
(赵成鼐)
       赵成鼐,主任中医师,河南省中医、中西医结合皮肤病学会常务理事,南阳赵氏中医第八代传承人,从事临床、教学、科研数十年,擅长治疗皮肤科疑难杂病,对带状疱疹的诊治有丰富经验。
       带状疱疹是由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感染后,潜伏在体内再发,造成沿神经支配的皮肤区出现带状排列的成簇疱疹,伴随神经痛的疾病。
       带状疱疹有两个临床特征:一是神经痛,二为一侧性沿神经分布、呈带状形的多片红斑上成簇的疱疹,并常伴有发热及局部淋巴结肿大。属中医的“蛇串疮”、“蜘蛛疮”、“缠腰火丹”、“火带疮”、“蛇丹”、“缠腰火蛇”等范畴。其发病率在1.4-4.8%之间,本病好发于春秋季节,尤以长夏多见。常见于成年人,带状疱疹患者中约有10%并发带状疱疹后神经痛,而60岁以上的患者并发带状疱疹后神经痛发病率可高达50%-75%,愈后极少复发。
       关于带状疱疹的病因病机,赵成鼐主任认为此病急性期及持续期大多是由于脾虚湿盛,日久化热,外感火热毒邪所致。与肝气不舒,气郁化火等均密切相关。后遗症期多是由于余毒未尽,经脉失养,以致气滞血瘀,经气不畅,故常伴疼痛不休或刺痛不断等症状。
      因此,赵成鼐主任认为带状疱疹是由于湿热毒邪瘀阻于体表所致。如果治疗不及时,或者失治、误治会给患者带来极大的痛苦。倘若治疗及时、恰当,采用中医药进行辨证施治,则会事半功倍,不仅能缩短疗程,减轻痛苦,还能减轻患者的经济负担。
       赵成鼐主任将其分为三期进行辨证施治,疗效显著。
       急性发作期:急性期一般持续一周左右。患者一般初次来诊多数表现为皮肤红斑、丘疹,很快变为水泡,状如珍珠、泡液透明,周围绕以红晕,数个或者更多的水泡组成簇集状,沿周围神经排列成带状。有的伴有轻度的刺痛,大便干结,小便短赤等,舌质红,苔黄或苔腻,脉弦数。治以清热解毒,健脾利湿。用自拟方蛇串疮1号加减:黄连、二花、蒲公英、板蓝根、萆薢、薏米仁、生白术、土茯苓、泽泻、猪苓、元胡、生甘草等。据其病发部位的不同选择不同的引经药。发于胸胁部者加龙胆草、黄芩等,发于头面部者加川芎、野菊花等,发于上肢者加桑枝等,发于下肢者加川牛膝、木瓜等,同时采用六神丸、适量水化开,擦患处,每日3-4次。若患者及时就诊,辨证准确,则效如桴鼓,极少留下后遗症。
       持续期:持续期大约一周左右,来诊者多是由于失治、误治后或者年老体弱,湿热毒邪较盛者,表现为疱疹持续增多,泡壁混浊化脓,重者可见血泡或者糜烂,有部分结痂,疼痛明显者。此期余毒未清,且患者由于疼痛剧烈而致肝郁者居多。治以清热解毒,疏肝健脾,佐以祛湿。用自拟方蛇串疮2号加减:黄连、二花、蒲公英、板蓝根、柴胡、白芍、郁金、土茯苓、泽泻、生白术、薏米仁等。湿重于热者加赤小豆,疼痛难忍者加元胡、细辛。若及时治疗亦可以在一周内治愈,但仍有少数病人进入后遗症期。
       后遗症期:后遗症期病程长短不一,短则一周,长者数月,甚者有一年,更有5年未愈者。病程长者多见于老年人,在疱疹完全结痂后,痂皮脱落,遗留有暂时性红斑或者色素沉着,或者无斑仅表现为疼痛不已。此期多是由于患者疼痛并长期不愈,导致病人正气不足,气机郁滞。治时须疏肝健脾,益气补血,通络止痛。治以自拟方蛇串疮3号加减:柴胡、白芍、郁金、生白术、薏米仁、茯苓、党参、当归、川芎、元胡、甘草等。有红斑或者色素沉着者加桃仁、丹参等,气郁甚者加佛手、香附等,咽干者加桔梗、玉竹等。
       典型病案:带状疱疹
       某女,33岁,2010年8月3日初诊。
       主诉:头部左侧起疱疹,伴有头疼,眼睛不适一周余。
       现病史:患者7天前不明原因出现头疼,眼睛不适,4天后出米粒大的疱疹,未予重视,近日疱疹增多,疼痛明显来诊。
       查体:患者头部左侧额部及太阳穴周围可见绿豆大的疱疹成簇集状分布,疱壁紧绷,透亮,基地焮红。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
       诊断为带状疱疹,辨证为急性期。
       处方以自拟方《蛇串疮1号》加减:
       药物组成:黄连、二花、蒲公英、板蓝根、龙胆草、野菊花、马齿苋、萆薢、生白术、薏米、泽泻、土茯苓、猪苓、茯苓皮、白芍、甘草。
       4剂,水煎400ml,日1剂,早晚温服。
       8月7日二诊,患者面部疱疹已缩小如米粒大,部分结痂,头疼痛明显减轻,眼睛不适感消失。于初诊方加元胡18克,继服4剂,用法同上。
       8月11日三诊,头部已无不适,疱疹已全部结痂,为巩固疗效故来诊。脉滑数,舌苔白。上方去黄连、龙胆草、猪苓、茯苓皮,加萆薢18g、川芎15g,4剂,用法同上。以清热健脾,痛经活络。
       数日后,派人来告已痊愈,未留后遗症。
      (注:文中所载药方和治疗方法请在医师指导下使用。)

声明:本文来源相关书籍资料整理或其他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本文不作为诊断和治疗依据,仅供参考!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