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瀹骈文》医不拘法乃集大成

发布时间:2019-07-30   来源:未知    
字号:
——受启于《中医药外治》专栏左振素:中医药外治是块宝,再读《理瀹骈文》
 
近日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做为中国中医药《中医药外治》专栏的采访小组成员,有幸采访到山东省临沂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全国第四、五、六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左振素老师。左振素老师在四十余年的临床实践中,推崇中医外治擅用外治之法,在全面继承中医药外治之法的传统理论基础上,不断的探索创新增强临床效果,为丰富、发张中医药外治临床医学作突出贡献。
左振素老师在医院坐诊时间结束后接待了我们一行人,整个采访过程她引经据典妙案不断,并大力推荐中医外治之祖清代名医吴师机撰写的《理瀹骈文》。其在临床实践中也常依据该书所诉外治理论进行拟方医治,效果显著。如一次治疗一位患有肾功能不全的患者时,因其经常恶心、呕吐,口服药物效果不理想。就根据《理瀹骈文》‘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用肾服宁进行灌肠治疗取到良好效果。受左老师提点启发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随行人员对《理瀹骈文》有了新的认知,丰富了对该书其医理理论的认知角度,拓宽了临症思路。良书亦为良师,深研经典汲取精华反复验证,才能够在推进中医药外治文化传播发展之路上走的更远更稳。笔者再读《理瀹骈文》后通过吴氏所列医案简述吴氏外治思想以便阶段性记录所感,一孔之间还望包涵。
(左振素老师在接受《中医药外治》专栏采访)
医无定法  外治如是
吴师机认为“外治之学,实用根柢,道本自然,非同穿凿”医无定法,外治亦然。早晨起来摩擦面部,可以使脸色红润光泽,而且调和气血、升举阳气、健脾温胃。清洗眼睛可以起到滋润脏腑消除眼目翳障。洗漱牙齿可以坚固牙齿,防止蛀牙。梳理头发可以疏风散寒,祛除火邪。饭后揉按腹部,有助脾胃的运化避免积滞。睡前洗脚可以温阴经祛除寒邪。其在《理瀹骈文》中不仅记载了通过七情调养祛除病邪的外治方法,而且也详细总结出敷、熨、涂、填、熏、浸、洗、擦、嚏、吹、吸、坐、卧、捏、扎、括疹、火罐、按摩、推拿等近百种外治方法。书中附方一千多张,涵括内、妇、儿、伤外、五官诸科。
(现代版《理瀹骈文》书籍)
三焦分治,顺应其性
吴氏和阴阳、约六经、参古针灸法将人体划分为三焦,以气贯之,上焦心、肺,中焦脾、胃,下焦肝、胆肾、大小肠、膀胱。上焦宗气积于胸,贯心脉而行呼吸,行中焦生营,行下焦生卫。临症中根据人体的生理功能和病理变化,因病而异三焦分治。
笔者据书中薄见 “上焦如羽,嚏法轻举”。《理瀹骈文》记载“大凡上焦之病,以药研细末,鼻取嚏发散为第一捷法”因为五气入鼻藏于心肺,通过刺激打喷嚏,可达到振奋正气,祛邪外出的作用。吴氏在外治治疗中认为“治病必先辨证,外内虽殊,医理无二”其在外治临床中必先分阴阳、虚实、表里、寒热。以其治疗头痛为例,血虚头痛用当归、川芎、连翘、熟地煎汤,用鼻吸取药汤热气。伤风感寒造成的头目不清,则是川芎、藿香、胡索、丹皮各二钱,雄黄、白芷、皂角各四钱、朱砂一钱研成末吹入鼻中。受暑气头痛,嗅皂角粉取喷嚏或者在鼻中塞入蒜泥使眼流泪。风热头痛,则取薄荷、郁金、白芷、石膏、芒硝等份研末塞入鼻中。湿气头疼则用川芎、半夏、白术、甘草研末吸入鼻中。
 
“中焦如衡,脐法平安”。《理瀹骈文》记载“中焦之病,以药切粗末炒香,布包敷脐为第一捷法。”肚脐内通五脏六腑,外为风寒六淫之门户,它向四周及全身输布气血,有转运气机、调节阴阳的效果。吴师机依据前人用干姜、白芥子敷脐,口中就会有辣味; 用酒敷脐,口中就会有酒气,得出结论脐疗用药如同药服口中的结论。
其在脐疗临床中同样注重辨证施治。如治泄泻下痢,寒泻用车前子肉桂末敷脐; 热泄用车前子捣汁调甘草、滑石末敷脐。寒痢用巴豆霜、胡椒、五灵脂、乳香、没药、麝香共研末,糯米饭为丸,朱砂为衣填入脐中;  热痢用大黄末水泛为丸填脐等。《理瀹骈文》书中记载多种脐部疗法,根据病症治疗灵活,这在采访左老师的过程中她也列举了诸多脐疗之法如填脐法、涂熨脐、灸脐、熏脐等法,并强调处方要求精,组方要辨证论治。
 
“下焦如沤,坐药重沉”。《理瀹骈文》记载“下焦之病,以药或研或炒,或随症而制,布包坐于身下为第一捷法。”坐药法早在东汉时期张仲景在《金匮要略》中便记载了蛇床子散。后世医家通常使用坐药法治疗女性妇科疾病及便秘疝气等,吴师机认为下部之病都可以用坐药法,尤其对内服药不能达效,恐伤胃气者,或者只需治疗下病避免干扰中上部者都适合用坐药法治疗。例如久痢人虚或者血崩脱肛的病患,不敢用升药,可以用补中益气汤煎药坐熏。对于产妇阴脱,则可以用四物汤与龙骨煎汤加入芝麻油熏洗阴部。此外下焦治病还有摩腹法、暖腹法、兜肚等法, 以及命门、脐下、膝盖、腿弯、腿肚、脚跟、足心等部位治疗的方法。
(中医外治坐法制作中药坐垫)
三焦分治在临床治疗中并不是一成不变得应随证加减,灵活应用。上焦之症可以下治, 下焦之症亦可以上治, 中焦之症可以上下分治, 或者治中焦而上下相应, 更可以上中下三焦并治。
 
膏统百病 源于内治
吴尚先认为膏药治病是 “ 事简而功倍” 的好办法。因此临床之中常用膏药治病,膏方也多选为内治之药。他说“膏方取法,不外于汤丸。凡汤丸有效者皆可熬膏,香苏、神术、黄连解毒,木香导滞、竹沥化痰,以及理中、建中、调胃、平胃、六君、六味、养心归脾、补中益气等,为常用之方也。”
吴氏在膏药制作中提出 “ 假猛药、生药、香药, 率领群药, 开结行滞, 直达其所”的思想。例如加入川乌、草乌、生附子、生南星等峻猛之药,虽毒性大, 但可刺激穴位激励经气。加入生姜、干姜、花椒等辛辣温热之药,则可增加皮肤渗透力, 帮助其他药物渗入体内。加入活血化瘀类, 如红花、桃仁、大黄等, 其有活血、加速药物渗透、转运以及畅通经气的作用。为后世膏药制剂用药提供了明晰思路。
(传统的狗皮膏药展示)
七情为药  以效为准
吴氏治病不仅善假于药、操术多变而且善于调摄七情亦言道“
唾可抹毒, 溺可疗伤,近取诸身甚便也, 何尝必须服药乎,七情
之病也, 看花解闷, 听曲消愁, 有胜于服药者类”并在临床治疗中以悲治怒、以怒治思、以思治恐不假一药疗愈七情之病,充分说明医不拘法一切以切实有效为准。
 
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再读《理瀹骈文》最深感悟莫过:虽是中医药外治集大成之著作,但当代医者亦不可尽用,读书不可尽信书,唯有多临证,审症求因将书中经典验证临床才不费吴氏苦心。

声明:本文来源相关书籍资料整理或其他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本文不作为诊断和治疗依据,仅供参考!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