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草药熟地黄的功效和作用

发布时间:2019-03-27   来源:中医外治网    
字号:
【性味】味甘,性微温,归于肝、脾、肾经。
 
【功效】养血滋阴,补精填髓。
熟地黄
【药论】我们知道,乾隆当了六十年的皇帝,活到八十九岁,这在中国历史上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这与他注重养生是分不开的,而饮用各种长寿药酒则是他养生的主要方法之一。据《乾隆医案》记载,乾隆帝最爱喝的养生药酒为龟龄酒和松龄太平春酒,前者可祛病、壮阳补肾、养气、健身,而后者则是活血行气、健脾安神的良药。虽说两者药用似有不同,但巧的是这两种药酒所含的几十种中药成分中,都出现了熟地黄当归。为什么会这么搭配呢?中医认为阴血同源,养血、滋阴应同步进行,当归与熟地黄搭配,有两大好处,一是通过补血达到养阴的目的,滋阴又是补血的有效方法之一;二是当归本身具有非常好的活血功能,补而不滞,熟地黄和当归结合在一起用远胜于一药单用。虽说当归因其补血功效也被称作“女人要药”,但活血、补血对男人同样重要。尤其是老年人随着年龄增长,肾阴匮乏,精血暗耗,应适时补充。
 
据《乘雅》的记载,种地黄一年,其土便苦,次年只可种牛藤,再二年可种山药,足十年土味方转甘始,可复种地黄,否则味苦形瘦不堪入药。由此可知,地黄确实善吸土中精华以资己身,故其最善补土矣。这里所说的地黄就是生地黄,现在一般简称为生地,生地经过炮制之后变成黑色的熟地黄,现在一般简称熟地。生地会开出紫红色的花,且味甘也能够补血,但为什么我们说当归是“妇科圣药”,而没有生地的地位呢?这里面其实还大有文章。首先,我们不妨先看一下这两味药在《神农本草经》,(简称《本经》)中是怎么描述它们的:

当归:气味苦温。主治咳逆上气,温疟寒热洒洒在皮肤中,妇人漏下绝子,诸恶疮疡、金疮。煮汁饮之。
 
地黄:气味甘寒。主折跌筋骨,伤中,逐血痹,填骨髓,长肌肉。作汤除寒热积聚。久服轻身不老。生者尤良。
 
由此可知,在性味的区别上当归是苦温(实际上当归也有一定的甘味,可能是流传之误),而生地是甘寒(生地经炮制成熟地后变成微温)。我们就可以知道,它们主要会发生的作用点,很明显是不同的。当归的“苦”和“温”,根据五行与能量的对应思路,它有“苦→火”以及“温→动态向上”的性质。我们在用当归的时候,是用它的根部,我们从中又可以得到一条线索,就是我们在用它的“由下而上→由阴出阳”的性质。同时,它的根内部是白色,而开的花是红色的,又可以知道,它是由“白→金”(肺系统→物质气),向上生出“红→火”(心系统→能量的根本)的结果。综合上面的线索,我们可以得知:当归会产生助益的部分,是“血分→流体物质”这个概念的集合中,血管之中的“含血红素、带氧气与动能的血液”的部分。
 
生地的“甘”和“寒”,我们就可以想到,它是有“甘→土”,以及“寒→静态向下”的性质。生地的颜色偏黄色,而且又有黏稠的性质。同时会开出紫红色的花(最后成为血)。综合以上的几个象,我们就知道生地善补益的部分,是在“血分→流体物质”之中,偏向于那黏稠的“不含血红素、单纯含有养分的血清”的部分。我们知道,人体的消化食物、转化成身体所需养分的作用当中,最先碰到的关卡,就是由胃承接食物之后,由脾来负责将养分运化。其中,食物中纯粹的能量的部分,会在胆的清升判断中,通过脾而直接向上转输,送入心系统当中。这就是我们中医所说的“中焦受气取汁”之后,奉心化赤而为血的部分。但西医解剖是看不到这种物质与能量之间的交换机制的。
 
这样,我们大致就把当归和生地所产生的“血”,做一个更清楚一点的区别了。首先,当归提供的是一种比较有动能的血,所以它能在“咳逆上气”,或是“温疟寒热洒洒在皮肤中”的问题上发挥作用。也就是说,当“气→能量”在失去有方向性的物质流可以依附的时候,当归能够以有动能的血液,提供这方面的协助。而“妇人漏下绝子,诸恶疮疡、金疮”这方面,则是体内血液失去有方向性的动能的时候,直接出现的问题。所以当归也可以用它产生“有动能的血”的效果来帮助解决。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生地的描述中,“主折跌筋骨,伤中,逐血痹,填骨髓,长肌
 
另一方面,我们看到生地的描述中,“主折跌筋骨,伤中,逐血痹,填骨髓,长肌肉”。这些都是因为“有营养液的注入”,从而产生的结果。所以它能够“除寒热积聚,疗折跌绝筋”,即直接补益在物质肉体上面的损伤或问题。
有人认为,地黄“主折跌筋骨,伤中,逐血痹,填骨髓,长肌肉”,这是言其外用以治疗筋骨肌肉损伤,是和后面“作汤”内用相对应的。所以《图经本草》据此称之为“伤折金疮为最要之药”。《肘后方》疗腕折骨破碎及筋伤蹉跌,“烂捣生地黄熬之裹所伤处,以竹筒编夹之遍,急缚勿令转动”。这不能说没有道理,但很明显不是生地的全部内容,因为单纯的外用很难解析“填骨髓”这个事件。所以,“主折跌筋骨,伤中,逐血痹,填骨髓,长肌肉”此句除言其外用,还应当包括入散剂之类的内服作用。

另外,我们需要特別看待“填骨髓”这件事。因为生地是很纯粹的“物质血”的养分与精华,所以它能够直接帮助骨髓的生成,我们甚至可以说:生地是解决各种骨质疏松,或是白细胞生成的要药。又因为肾主骨,所以就把生地的作用,与补肾功能结合在一起。特别是“生者尤良”,这是因为生地含有的养分新鲜完整,一旦蒸熟之后,其实就没有那么好了,并且熟地所拥有的全部功能生地都拥有,但生地所拥有的功能熟地只占有一半,就是生地补中带消,而熟地则是纯粹滋养。只不过,一般担心生地甘寒,会损伤虚人、老人的阳气,所以才炮制成为温性而已。再者,炮制后变成黑色,则强调补肾这个效果。现在世人以熟地腻滞,恐其恋邪而不常用,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熟地的缘故。熟地,味甘而性温,甚得脾胃所喜欢,但其质黏而腻,却又为痰湿所喜好。故而痰出于脾且痰多气郁者,用之似乎不宜。但痰有五脏之异,肝气逆、心火郁、肺干燥、肾水衰,皆能生痰,熟地既养血而柔肝,滋阴而降火,兼且润燥,又补精而生肾水,如果舍弃熟地,那么我们又去哪里求得比它还好的药物来治疗呢?

 
既然熟地善补肾水,为什么在治疗肾虚之证时,单用熟地却不能见效呢?一般情况下,阳药可以奇用,但阴药必须偶用为妥。况熟地乃至阴之品,其性至纯,非佐之偏胜之药,则断断不能成功。虽偶有遇心肾不交之病单用熟地亦能见效,但尤以佐之黄连、肉桂等药为最好。阳奇而阴偶,这是效法天地自然的道理,遵之则为最妙,不遵之则只合人道,非上上之策啊!
 
《名医别录》谓生地能治胎漏下血之证,李时珍也说熟地能治胎漏下血之疾,二物看似同功,其实药理不同。热血妄行则致胎漏,用生地,是取其凉血之功。既已胎漏,则血必亏,用熟地,是取其养血以用。用生地止血,宜用之为君,而加入荆芥引血归经,加入三七以止其路。用熟地收血,亦可用之为君,佐以补气药物,并加入砂仁、生姜之类以拌蒸,令其不伤脾胃。
 
邹孟城外用熟地医案:“打字员小施之弟,亦为电光刺激而羞明涩痛,目不能睁。急来电询问解救之法,因其家甚远,余一时间不能为之出诊。忆及某中医杂志曾载熟地敷贴一法,遂去药店拣得熟地四大片,嘱施持之回家依法使用。施让弟弟仰卧闭目,取熟地两片分置双侧眼皮上,两分钟后取下,另换两片。两分钟后又取下,复更换两片。四片熟地如此反复交替使用,治疗二十分钟。治毕目痛大减,当即自感两眼舒适多矣。次日已安然无事。”
 

声明:本文来源相关书籍资料整理或其他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本文不作为诊断和治疗依据,仅供参考!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