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针灸学术成就

发布时间:2019-02-23   来源:中医外治网    
字号:

从公元前 21 世纪,我国进入奴隶社会,直至公元前 476 年,经历了夏、商、西周、春秋等几个朝代。距今三千多年前,商代的甲骨文里有了关于针灸的象形文字。由于人们掌握了炼铜技术,开始出现了金属医针,但贬石仍然是治病的主要工具。在这个时代里,产生了阴阳、五行的哲学思想,医学领域对脉、血、气、精、神、五声、五色、五味、六气、八风等有了初步认识,并且产生了人体与天地相应的观念,显示中医基础理论约萌芽。
 


战国(公元前 475 一 221 年)到秦(公元前 221 一 207 年)、西汉(公元前 206 年一公元 24 年),是我国封建社会制度的建立与巩固时期随着铁器的推广应用,眨石经过了一个同金属医针并用的阶段以后,逐渐地被金属医针所取代,从而扩大了针刺的医疗实践范围,带来了针灸学术的飞跃发展。据 《 灵枢 》 记载,当时的金属医针有九种不同的形状和用途,称为“九针”。 1968 年在河北满城的西汉刘胜墓(公元前 113 年)中,出土过四根金针和五根残损的银针,为我们提供了古代九针的一部分原形。这个时期的医家都掌握多种医疗技术,例如,公元前 5 一 4 世纪的杰出医学家秦越人(扁鹊),通晓临床各科,应用针贬、火灸、汤液、按摩、热熨等多种疗法给人治病,他曾用刺法急救一位病势垂危的太子,被载入史册。公元前 2 世纪的著名医学家淳于意,擅长针灸和药治, 《 史记 》 收载他对二十五人的诊疗记录,其中就有四人用过针灸治疗。战国时期开始了对医药学的总结,出现了有关针灸学术的著作。 1973 年,在长沙市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两种记载经脉的帛书,都是撰于先秦,反映了经络理论的早期面貌。流传至今的 《 黄帝内经 》 是战国至西汉时期托名于黄帝的医学理论著作,包括 《 灵枢 》 (原名 《 九卷 》 或 《 黄帝针经 》 )和 《 素问)两部分。它在汇总前人文献的墓础上,以阴阳、五行、脏腑、经络、.盼穴、精神、气血、津液、五志、六淫等为墓本理论,以针灸为主要医疗技术,用无神论观点、整体观点、发展变化的观点、人体与自然界相应的观点,论述了人体的生理、病理、诊断要领和防病治病原则,奠定了针灸学基础理论。在这个时期,还出现了 《 黄帝八十一难经)和(明堂孔穴针灸治要 》 (佚)等书,也是有关针灸基础理论的著作。

东汉(公元 25 一 220 年)、三国(公元 220 一 265 年)时期,我国医药学又经历了一次大总结。许多著名医学家都很重视研究针灸,如东汉末期的华佗,针灸取穴少而精,并且很注意针感传导,著有(枕中灸刺经 》 (佚)。杰出医学家张仲景的 《 伤寒杂病论 》 中,也多次提到了刺灸、烧针、温针等法,注意针药结合,辨证施治。在这个时期,虽然已经有了针灸学基础理论,但腑穴名称和定位仍然莫衷一是。甘肃省武威县出土的东汉医简,竟把足三里穴定在“膝下五寸”。华佗取背俞皆“侠脊相去一寸”,诸穴部位、名称同其他书差异甚大。就连 《 素问 》 , 《 黄帝针经 》 ,(明堂孔穴针灸治要 》 这三部托名黄帝的著作,在长期流传中,也已经“有所亡失” , “错互非一”,不成系统。因此,魏晋的著名医学家皇甫谧在魏甘露间(公元 256 一 260 年),将这三部著作的针灸内容,汇而为一,去其重复,撰成 《 针灸甲乙经 》 一书。共收 349 穴,分为 12 卷 128 篇,按照脏腑、气血、经络、膝穴、脉诊、刺灸法、临床各科病证针灸治疗的顺序加以编纂,成为一部最早的体系比较完整的针灸专书,对后世针灸学术的发展影响巨大。

晋(公元 265-420 年)、南北朝(公元 420 - 581 年)时期,战乱相继。由于针灸便于在动荡的环境中应用,所以医家多加以提倡,群众也略知灸疗。晋代名医葛洪撰(肘后救卒方 》 (后改称 《 肘后备急方 》 ),普及医药知识,其中多针灸治法。晋末至南北朝的徐熙一族,累世精于医术,徐秋夫、徐文伯、徐叔向等都是针灸史上的有名人物。这个时期,针灸专著明显增多,而且出现了针灸腑穴图,如 《 低侧图 》 、 《 明堂图 》 等。

隋(公元 581 一 618 年)、唐(公元 618 一 907 年),是我国封建社会的经济、文化繁荣时期,针灸学有很大的发展。隋至初唐的著名医学家甄权、孙思遮,都精通中医各科和针灸。唐政府在贞观年间(公元 627 一 649 年)组织甄权等人进行过校定明堂图经工作。孙思邀所撰 《 备急千金要方 》 、 《 千金翼方 》 等书中,广泛地收入了前代各家的针灸治病经验。孙思邀还绘制过(明堂三人图 》 ,“其中十二经脉五色作之,奇经八脉以绿色为之,三人孔穴共六百五十六’ " ,成为历史上最早的彩色经络腑穴图(佚)。此外,唐代杨上善撰 《 黄帝内经明堂 》 ( 7 世纪),进一步订正发展了黄帝明堂的学术内容;王盘编 《 外台秘要)(公元 752 年),大量采录了诸家的灸法。这个时期还有了衡对专病的著作。如唐 · 崔知惮的 《 骨蒸病灸方 》 专门介绍灸治痔病方法;刊于公元 862 年以前的 《 新集备急灸经 》 ,是我国最早雕版印刷的医书,专论急证的灸疗法。针灸在这个时期发展成为一门专科,开始有了专门的“针师”和“灸师”。唐太医署掌管医药教育,分设四个医学专业和一个药学专业,针灸是医学专业之一,设“针博士一人,针助教一人,针师十人,针工二十人,针生二十人。针博士掌教针生以经脉孔穴,使识浮沉滑涩三候,又以九针为补泻之法”。

在五代(公元 907—960 年)、辽(公元 916 — 1 125 年)、宋(公元 960 一 1279 年)、金(公元 1 1 15 一 1234 年)、元(公元 1206 — 1368 年)时期,印刷术的广泛应用,促进了医药学文献的积累,加快了医药学的传播和发展进程。著名针灸家王惟一,在北宋政府支持下,重新考订黄帝明堂,屋正了腑穴的位里及所属经脉,增补了腑穴的主治病证,于公元 1026 年撰成(新铸铜人腑穴针灸图经),雕印刻碑,由政府颁行。公元 1027 年,王惟一设计的两具铜人模型制成,外刻经络脸穴,内置脏腑,作为教学和考试针灸师之用。这些成就和措施,促进了经络腑穴理论知识的统一。南宋的针灸家王执中撰 《 针灸资生经 》 ,重视实践经验,包括民间经验,对后世颇有影响。元代著名医学家滑寿,考订经络循行及其与腑穴的联系,著 《 十四经发挥)(公元 1341 年),进一步发展了经络腑穴理论。这个时期长于针灸的名医很多,著作也颇丰富,有些医家在黄帝明堂的基础上,侧重发展某一方面的理论和技术。 《 小儿明堂针灸经)(佚)、 《 备急灸法 》 、 《 痈疽神秘灸经)等书问世,标志着针灸在各科的深入发展。南宋初期的席弘,世代皆专业针灸,特别讲究刺法。同时期的窦材著 《 扁鹊心书 》 ,极力推崇烧灼灸法,为防烧灼痛甚至进行全身麻醉。 〕 当时还有杨介、张济,亲自观察尸体解剖,主张用解剖学知识指导针灸取穴。金代何若愚,金元名医窦汉卿都推崇子午流注,提倡按时取穴。

针灸学术在明代(公元 1368 一 1644 年)发展到高潮,名家更多,研究的问题更加深入和广泛。明代初期的陈会,中期的凌云,后期的杨继洲,都是驰名全国的针灸学家,对针灸学术发展颇有影响。在明代的主要成就有:
( l )对前代的针灸文献进行了广泛的搜集整理,如 《 普济方 · 针灸门 》 (公元 1406 年),徐凤的 《 针灸大全)(巧世纪),高武的 《 针灸聚英)(公元巧 29 年),杨继洲在总结个人经验的墓础上又增辑有关文献而成的(针灸大成 》 (公元 1601 年),吴息的(针方六集 》 (公元 1618 年),张介宾的 《 类经图翼 》 (公元 1624 年),都是汇总历代针灸文献的著作。
( 2 )针刺手法的研究,在单式手法的基础上形成了二十多种复式手法,并且围绕手法等问题展开了学术争鸣,汪机的 《 针灸问对)(公元 1530 年)就是争鸣的代表著作。
( 3 )灸法从用艾注的烧灼灸法向用艾卷的温热灸法发展, 14 世纪开始出现艾卷灸法,后来发展为加进药物的“雷火针法”、“太乙针法”。
( 4 )对于历代不属于经穴的针灸部位,进行了整理,形成“奇穴”类。清代从开国到鸦片战争这一历史时期(公元 1644 一 1840 年) , 医者重药而轻针,针灸逐渐转入低潮。 18 世纪吴谦等人奉勃撰 《 医宗金鉴 · 刺灸心法要诀 》 ,以歌诀和插图为主,很切合实用。李学川撰(针灸途源)(公元 1817 年),强调辨证取穴,针药并重,并且完整地列出了361个经穴。此外著述虽多,但影响不大。公元1822年,清王朝竟以“针刺火灸,究非奉君之所宜”为理由,命令将太医院针灸科永远停止。

 


声明:本文来源相关书籍资料整理或其他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本文不作为诊断和治疗依据,仅供参考!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