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论中医推拿

发布时间:2019-06-25   来源:中医外治网    
字号:
《黄帝内经》是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古典医籍,是春秋战国以前医药经验和理论的总结,奠定了中医学的理论基础,为中医学的发展提供了理论指导和依据。
黄帝内经
(1) 《内经》阐述了推拿的发源地。
《内经》认为,推拿术的发源地在我国的中原地区。《素问·异法方宜论》曰:“……砭石者,亦从东方来,……毒药者,亦从西方来……灸爇者,亦从北方来,……九针者,亦从南方来;中央者,其地平以湿,天地所以生万物也众,其民食杂而不劳,故其病多痿厥寒热,其治宜导引按蹻,故导引按 者,亦从中央出也。”这里的“中央”即我国的中原地区,相当于今河南洛阳一带,它的产生与地理、气候、饮食结构、生活习惯、疾病谱等密切相关。
 
(2) 《内经》奠定了推拿在中医学中的重要地位
《内经》强调推拿是中医临床治疗和养生保健体系中一种必不可少的行之有效的方法。《素问·异法方宜论》中共记载有砭石、毒药、灸爇、九针、按 等五种治疗方法,按摩就是其中之一。《灵枢·病传》亦曰:“余受九针于夫子,而私览于诸方,或有导引、行气、乔摩、灸、熨、刺、爇、饮药之一者,……诸方者,众人之方也,非一人之所尽行也。”明确指出推拿和其他疗法的治疗原则是一样的。可见在《内经》时代,对推拿按摩疗法的重要性有了一致的认识,确立了推拿按摩在中医学中的重要地位,为后世推拿按摩疗法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3) 《内经》中推拿知识体系初具雏形,理论与实践并重。
与先秦文献比较,《内经》中关于推拿的描述有很大的进步与提高。先秦文献大多是一些对推拿疗法应用的经验记载,经验被记录下来,形成理论,就会慢慢形
成一个知识体系。在《内经》中,推拿按摩这个知识体系的基础理论初具雏形,对推拿的作用机理、适应证、禁忌证以及推拿的手法、推拿人员的选拔等都有较确切的描述,这些描述被历代医家采用与遵行,至今仍具理论与临床意义。
 
《内经》充分肯定了推拿的治疗作用,认为推拿具有行气活血、散寒止痛、疏经通络、退热宁神等作用,同时提出推拿要注意补泻。《素问·举痛论》曰:“寒气客于肠胃之间、膜原之下,血不得散,小络急引,故痛。按之则血气散,故按之痛止。”“寒气客于背俞之脉……故相引而痛,按之则热气至,热气至则痛止矣。”说明推拿具温经散寒,活血祛瘀止痛的作用。“按之则热气至”这是对推拿作用机理的经典论述,寒则气血凝涩,通过推拿产生“热气”到达病所,则气血流通而痛止。“热气论”至今仍指导着临床,推拿借助现代科学方法和手段对“热气”实质即推拿作用机理的认识也不断提高。《素问·血气形志篇》曰:“形数惊恐,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王冰为其作注为:“按摩者,所以开通闭塞,导引阴阳。”说明推拿按摩具有疏通经络,平衡阴阳之功,可使气血流畅,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得以濡养,从而治疗麻痹不仁的病症。对于气虚等症,推拿可补气调神。如《素问·调经论》说:“神不足者,视其虚络,按而致之。”“按摩勿释,著针勿斥,移气于不足,神气乃得复。”此外,推拿还具有镇静舒缓,收敛病气之功,对于病势急猛的病症可用推拿加以控制,如《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其剽悍者,按而收之。”“按”即为按摩的治疗方法。
 
《内经》提出了推拿的适应证与禁忌证,《内经》已将推拿广泛地应用于临床各科疾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不同篇章中记载了推拿治疗痿证、痹证、经脉不通而致麻木不仁,脾风发瘅、疝瘕、卒口僻(面瘫)、寒气客于肠胃而痛、寒气客于背俞之脉而痛等病症也常用推拿疗法。病性为寒、热、虚、实的病症也颇多应用按摩疗法,如《素问·调经论》曰:“虚者聂辟气不足,按之则气足以温之,故快
然而不痛。”《灵枢·刺节真邪》记载“大热遍身,狂而妄见、妄闻、妄言”一证,则采用反复推颈动脉的方法以“推而散之”。《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曰:“血实者决之,气虚宜掣引之。”意为明辨病情,血实之证宜用泻血法,气虚宜用导引按摩之法治疗。《灵枢·经筋》曰:“卒口僻,急者目不合,热则筋纵,目不开……不饮酒者,自强也,为之三拊而已。”指出患口眼歪斜的患者,需要饮酒,不会喝酒的人也要勉强喝一点,同时在患处频频按摩以活络经脉气血。《灵枢·经筋》所记载的伤筋疾病也多用推拿疗法治疗,至今,推拿疗法仍不失为治疗筋伤的首选方法。
 
《内经》还提出按摩的禁忌证,如《素问·举痛论》说:“寒气客于经脉之中,与炅气相薄则脉满,满则痛而不可按也。寒气稽留炅气从上,则脉充大而血气乱,故痛甚不可按也。”指出对于血气乱疼痛激烈的病症不可按摩。《素问·腹中论》也指出:“伏梁……裹大脓血,居肠胃之外,不可治,治之每切按之致死。”“伏梁”,即血不流通积聚成脓者,也就是化脓性疾病,此为按摩的禁忌证,直至今天仍为临床推拿医生所遵行。
 
《素问·血气形志》篇曰:“凡小有不安,必按摩妥捺,令百节通利,邪气得泄。”说明推拿有通利全身经脉关节,驱除邪气而达到养生保健的作用。
 
《内经》将推拿与四时阴阳结合,《素问·金匮真言论》曰:“故冬不按,春不鼽衄。”说明按摩需顺应四时阴阳的变化,冬天阳气伏藏于阴,若冬天不进行按等扰动阳气的活动,来年春天就不会发生鼽衄等病变。体现了推拿遵循《内经》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的四季养生之道,但在实际运用时应根据具体病情辨证施治,只要不使阳气浮越冬季也可施用按等方法。
 
《内经》记载推拿手法的种类丰富,单式的有“按”“掣引”“循”“弹”“推”“抓”“摩”“拊”等,如《素问·离合真邪论》云:“必先扪而循之,切而散之,推而按之,弹而怒之,抓而下之,通而取之。”其中“扪”法相当于按法,“抓”法相当于捏法,而“推”“弹”“切”法与后世手法基本相同。“掣引”见于《素问·阴阳应象大论》:“气虚宜掣引之。”另还介绍了一些复式手法,《素问·刺节真邪》篇曰:“以手四指夹按动脉,久持之,卷而切推,下至缺盆,而复至如前”“切而循之”“按而弹之”“卷而切推”等。
 
《内经》非推拿专著,所记载的这些手法仅提及名称,没有具体严格的操作规范,后世发展的推拿流派大多采用了这些手法,现在临床上也常用这些手法防病治病。此外,《内经》还记载了以膏摩法为主治疗面神经麻痹,同时有些手法也作为针刺的辅助手法和疾病诊断的方法,如《灵枢·刺节真邪》曰:“用针者,必先察其经络之实虚,切而循之、按而弹之。”《灵枢·邪气脏腑病形篇》曰:“按其脉知其病,名曰神……按而得之。”
 
《内经》中首次记载了推拿工具是九针中的圆针和 针,圆针用于泻法,针用于补法。《灵枢·九针十二原》曰:“圆针者,针如卵形,揩摩分间,不得伤肌肉,以泻分气,针者,锋如黍粟之锐,主按脉勿陷,以致其气。”这两种推拿工具可增强手法对穴位刺激,扩大了推拿的临床应用范围,提高了推拿的疗效。
 
同时《灵枢·官能》还提出了“爪苦手毒,为事善伤者”适合从事按摩推拿工作。“爪”是指甲,“苦”指形态粗恶。“手毒”有两种解释,一是指手狠,二是指手热。
 
明代方以智《通雅》和清代陆凤藻《小知录》都认为“手心热者曰手毒”。“手毒”的试验方法是:“使试按龟,置龟于器下,而按其上,五十日而死矣。手甘者,复生如故也。”从对推拿人员和手法的要求以及推拿辅助工具的记载可以看出,《内经》时代对推拿已有深入的研究,这对现代推拿练功学和手法生物力学研究测定以及器械推拿的发展有重要指导意义。
 
《内经》在推拿理论方面成就巨大,影响源远流长,加强对《内经》文献的研究,能充分发挥推拿在现代医疗体系中的作用。
 

声明:本文来源相关书籍资料整理或其他网站,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且本文不作为诊断和治疗依据,仅供参考!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